, ,

加密貨幣的第六堂課 – DAO是什麼

加密貨幣投資

加密貨幣的第六堂課 – DAO是什麼

前情提要

隨著區塊鏈行業近年來的發展,越來越多開發者利用了區塊鏈獨有的特性,發展出具「區塊鏈特色」的經濟模型和組織架構,這也是筆者今天要向大家介紹的組織型態—DAO。本文將會先從DAO的運作機制開始介紹;再來聊聊目前有名的DAO專案,看看他們是如何運作的;最後再來分享一下筆者對DAO的看法和目前該組織模式現的侷限性。

什麼是DAO

現今絕大多數的公司皆採取層級式的權力架構,也就是由CEO開始,逐漸向下下放權力給部屬,而往往組織的重大決策皆由上層的少數人或是公司董事會決定,雖然一般人能藉由持有該公司股份,但除了股東會去領紀念品、聽管理層簡報、聆聽電話會議,並沒有實質上參與公司治理,運作過程也是由管理層執行,並具有一定的不公開性。

DAO的英文全稱為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,常見的中文翻譯為去中心化自治組織(社區)。DAO所有的決策都是集體決定的,最常見的方式為:組織成員藉由持有該自治組織的代幣獲得提案權和投票權,而當決策取得共識後,將會有開源的智能合約代替傳統公司管理層執行,過程中一切的行為都是完全公開且在去中心化區塊鏈上運行的。其中,最具區塊鏈特色的模式便是智能合約的使用,不論是動用組織資金(treasury)或是替組織做出大大小小的決定,皆須經過民主投票以合意授權執行,而智能合約的內容除非經過投票,否則是完全無法更改的。

 DAO傳統組織
權力結構通常為水平式且民主化通常為垂直
組織決策任何決策皆須經過組織成員投票決定依公司章程決定,通常由個人、少數群體決定  
投票過程投票計數由智能合約執行投票計數由第三方人為計算,易於操縱投票結果
組織透明度完全開源透明,任何人皆能取得組織資訊時常不公開,非公司內部人員無法取得資訊

而一個提案的誕生到執行大概可分為幾個步驟:分別是:提案、審查、投票、執行、爭議、仲裁,例如:你可以為了救助流浪狗,向你所處的DAO提出動用組織資金捐助相關慈善機構的提案,經過社區共同審查沒有問題後,便可以由社區投票決定是否要捐錢給慈善機構,事後若是有人對投票結果或過程有疑慮,能向去中心化法庭提出爭議,例如:Kleros,交由去中心化法庭仲裁此爭議。

著名的DAO專案介紹

接下來,筆者將會概略介紹幾個有名的DAO專案,但礙於篇幅因素,只能概略介紹其治理機制和專案內容,每個項目都有其意想不到的驚人創舉,感興趣的讀者朋友可以深入探索更多資訊。

*警語:此處不構成任何投資的邀約、邀請、誘因、建議,投資人應自行判斷風險和自身財務狀況作出投資決策。

1、MakerDAO:

MakerDAO在2014年成立於以太坊,其採用雙代幣機制,提供去中心化的穩定幣$DAI,和治理代幣$MKR。MakerDAO採取代幣權益機制(Token-based membership),類似於公司的股東,不同於一般民主機制的每票等值,投票者藉由持有的$MKR數量多寡決定投票份量,擁有越多$MKR,對投票結果的影響力就越大。作為去中心化美元穩定幣的$DAI,其借貸利率就是由社區投票所決定的,並會依照當下幣值情況作出利率調整,而至於$DAI是如何藉由調整利率錨定美元幣價,可以參考筆者的上一篇文章。

DAO是什麼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1:MakerDAO現正進行的投票

但正因為其代幣權益機制的規則,會導致權力集中在$MKR大鯨魚手上,當與群體利益相反時,少數人的權利極有可能被忽略。以20年新冠疫情導致的崩盤來說,當時由於抵押品ETH價格的快速下跌,再加上以太坊網路塞車,大量ETH被以惡意極低的價格清算,造成Maker系統損失巨大。事後,Maker社群對此事件以$MKR代幣進行受害者賠償投票,當投票結果出爐時,卻以「零補償比例」獲得壓倒性得勝利,而此投票由大筆$MKR持有者主導。背後邏輯也非常簡單,因為若是通過此提案,對損失人進行補償,會稀釋$MKR大鯨魚們手中代幣的價值,造成利益衝突。

參考新聞來源:動區媒體《MKR鯨魚們投票定案:MakerDAO三月閃崩受害者「得不到賠償」》

2、CurveDAO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2: Defi專案TVL排名

TVL(Total Value Locked – 總鎖倉量)作為評斷一個Defi項目基本面的重要指標,若是TVL愈高,代表投資者越信任此專案,願意將自己的資產放入Defi的鎖倉智能合約內,也更能幫助該項目幣值的價格穩定。作為長年穩坐Defi項目TVL前幾名的Curve,其提供的各式穩定幣交易對,幫助了不同穩定幣幣種間的價值穩定。Curve去中心化的流動性挖礦,提供了以太坊上的使用者一個資金停泊站,使用者能將手上不用的閒置資金放入穩定幣的流動性挖礦交易對中,不需轉回交易所就能享有閒置資金收益。

Curve的代幣為CRV$,擁有者能將自己的CRV$代幣鎖倉進Curve的智能合約中,換取治理代幣veCRV$。當使用者將自己的代幣鎖定越久不取出,將能使得投票權重上升,進而提供誘因讓使用者鎖倉。

     圖3:CurveDAO現正進行的投票

3、MolochDAO

        圖4:Moloch官網

Moloch是一位上古近東神明的名號,來自地中海迦南地區的古信仰,此神與火祭兒童有關,藉由眾人獻祭自己的小孩以換取部落的安全。時至今日,有一群人像當時的人們一樣貢獻自己的資產,只是現在的獻祭並沒有人喪命,而是由參與者獻出自己的以太幣ETH$換取以太坊整體生態的發展。

Moloch以資金規模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大型項目,投資參與者也並不多,但Moloch的美術風格筆者認為很值得參考,並且象徵意義是非常有價值的。2016年以太坊發生了TheDAO駭客攻擊事件,駭客利用了TheDAO中的程式漏洞盜取當時流通總量10%多的以太幣,幣價從$21.50跌至$15,使得當時不得不產生以太坊硬分叉,改變被盜取的結果。The DAO作為早期的DAO體制,發生如此遺憾的問題,使得參與者對DAO組織型態可行性產生很大的懷疑。

MolochDAO的創辦者Ameen為以太坊愛好者,認為當時的DAO協議都太過複雜,於是只用短短幾行代碼打造出了MolochDAO—一項沒有代幣的DAO項目。參與Moloch的參與者需要先貢獻自己的資金(wETH),根據自己貢獻的資金獲得相對應的份額,資金會由智能合約的工會銀行(Guild Bank)保管。而資金貢獻者所得份額是不符合ERC-20代幣標準的,也就是不可轉讓的,只能代表自己的投票權。一般來說想要加入MolochDAO,並不像一般DAO擁有其治理代幣就能參與,而是需要經過Moloch內部成員的投票,決定新人是否能加入,而新人也必須投入一定的wETH方可加入。參加者也可以由貢獻自己的才能加入MolochDAO,因為MolochDAO的目標只有一個–加速ETH2.0的發展。當今天投票的結果與某位參與者的意願不符,Moloch設計了一個機制稱作「不爽走人(Ragequit)」,參與者能在投票結果行動前向工會銀行獲得份額相對應比例的資金,參與者的利益並不會因組織的決議而受損,這便是這套DAO組織的特殊設計。

DAO的局限性和筆者看法:

由於DAO其在區塊鏈上運行而無法被當局政府控制的特性,勢必在未來發展規模漸大後,成為政府監管機構的眼中釘。除此之外,凡事投票力求民主是一把雙面刃,雖然可以提升組織溝通品質,但相較於傳統垂直結構,無疑會降低運作效率。另外,其DAO投票機制目前並無一個是毫無缺點的,代幣權益證明使得少數人權益受損;傳統選舉一人一票容易受到女巫攻擊;代議制投票使得決策權在少數人手上。另外,智能合約的缺陷是DAO組織最大的隱憂,若是事態嚴重甚至會引起原生公鏈的信任危機。

筆者認為,DAO由於其在鏈上透過智能合約運行的特性,無疑是一種顛覆式的創新,並且具有非得使用區塊鏈的理由 (Why Blockchain)。但目前現行投票機制並不完美,並且沒有人會願意做白工,也就是說社區的治理需要仰賴高度獎勵機制,例如:空投白名單優先權、新代幣優先認股權、代幣分紅獎勵。以代幣權益機制為例,需要大家對該組職的價值逐漸認可,進而推升代幣價格,提供誘因使得代幣擁有者有動力積極治理。但毫無疑問,DAO提供了加密貨幣圈更好的交換價值和集體創造一個更好的渠道,獎勵其開發者所創造的價值,使得生態得以繼續蓬勃發展。

參考資料:

  1. 以太坊基金會Ethereum organization:https://ethereum.org/zh-tw/dao/#gatsby-focus-wrapper
  2. MakerDAO社區治理問題新聞:https://www.blocktempo.com/makerdao-would-not-compensate-the-loss-from-march-flash-crash/
  3. MolochDAO資料整理:https://www.chainnews.com/zh-hant/articles/180015718171.htm
發佈留言